疫情催生“间隔年”全球新趋势要网课还是要GAP?

一转眼又到了9月,在中国疫情逐渐稳定后,大学生们陆续返校,而新生们也即将翻开人生新篇章。但在国外,全面开放校园似乎还不太可能,多数学校仍选择先用网课的形式来过渡,这也间接使得那些不适应线上教学模式的新生开始考虑选择GAP YEAR(间隔年)。而决定延迟入学的学生也通常更有能力负担全额学费,从而让高校不得不采取削减开支、完善间隔年申请条件等措施来应对财务缺口。

不过很多创业公司想要抓住这次特殊的发展机遇,创新性地利用远程实习以解决疫情期间社交安全距离的问题,通过延长暑期实习时间、提供丰厚奖金、开展线上招聘会等方式来吸引更多优秀的间隔年参与者。

间隔年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从20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到八九十年代的背包客,从志愿服务到环球旅行,间隔年的变化也深刻体现着社会的变革。

许多家喻户晓的名人也曾是间隔年的受益者,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女儿玛利亚在进入哈佛学习之前,用一整年的时间来实习旅行,英国威廉王子在间隔年期间去智利做义工服务,而“神探夏洛克”本尼迪克特则前往遥远的印度,为僧侣们教授英语……

每临毕业升学季,该不该选择间隔年又会成为学生们讨论的热门话题,而今年突发的新冠疫情让年轻人对自己的决定又有了新的考量。

间隔年通常是指在上大学之前或之后的一年里,学生们不直接升学,而是利用这段空闲时间去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如旅游、做志愿服务、实习等;在休息之余,学生们也能通过这些社会实践来加深对未来专业和职业的了解,更深刻地认识自我。

一般来说,每年选择间隔年的人数都相对稳定,但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关系,更多的学生决定延迟入学,开启自己的间隔年计划。

美国时间8月6日,哈佛大学文理学院院长克劳丁·盖尔发给全体教职员工一封电子邮件,邮件里的数据显示,340名哈佛新生将不打算在今年秋季入学,超过了新生总数的20%,而在平时,这一数字通常为80到110名左右。这并非哈佛独有的情形,在麻省理工学院,有8% 的新生推迟入学,高于正常年份的1%。在贝茨学院,这个数字是10%,几乎是平时的三倍。由此不难发现,与往年相比,今年选择间隔年的学生人数有了明显增加。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复杂多样的,得克萨斯州的毕业生Sarah S.表示,自己延期入学是受到绝大多数高校选择用网课来替代线下教育的影响。她在接受insider杂志采访时说道:“一开始我非常兴奋,也为第一年的大学生活做好了准备,不过等到7月初的大学计划出台之后,一切就变得没那么吸引人了。”Sarah原本打算在今年秋季去耶鲁大学就读,但疫情改变了这一计划。她告诉采访者,在这一年的间隔年里,她将会为一个日托项目工作,完成一期志愿者服务,同时还会花时间发展一些业余爱好,如阅读、制作珠宝和学习阿拉伯语等等。另外一名受访学生Elizabeth也表示网课并不是她的“菜”,因为在屏幕前保持专注对她而言十分困难。

学生们的选择不仅会影响自身的学业,也会在高校教育领域引发连锁反应。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选择间隔年的学生往往经济上更宽裕,也更有能力去支付高昂的私立大学学费以及负担休息一整年的开支。艾德伍斯·普林斯顿咨询公司的私人顾问克里斯蒂安·普路托在采访中谈到,许多付全额学费的新生正询问要不要延期入学,因为他们想要一段“正常”的大学经历。而与之相比,那些成绩优异、家庭条件一般的学生则更倾向于按时入学。以Prep for Prep为例,这是一家帮助纽约市的有色族裔小孩进入私立学校读书的非营利组织,在今年该组织辅导的132名高中毕业生中,只有一人选择了间隔年。这一分歧很可能会引发私立大学的财务危机——据美国全国大学及大学事务人员联合会的数据显示,私立大学每收取1美元的费用,平均就有50美分用于助学金投入。如果有越来越多的全额学费新生在今年秋季推迟入学,许多大学担心将无法达到原先的经济预算,从而不得不削减开支。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大学已经裁掉了8%的员工,并且关闭了八个学院中的两个。

高校为此也采取了其他的应对措施,包括布朗大学和康奈尔大学在内的学校表示,它们将不会自动批准新生的延期申请,而是需要学生们提供合适的理由以及间隔年计划,仅仅“担心疫情期间大学经历的不完整”这一原因是远远不够的。美国迈阿密大学和东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则要求学生在离开学校一个学期后,就要重新递交入学申请和交纳相关费用。在普林斯顿大学,由于住宿和注册人数的限制,选择间隔年的学生可能要等超过一年的时间才能重新入学。

虽然有不少新生对间隔年表现出兴趣,但疫情之下,失业率骤增,海外志愿服务也变得异常艰难,大多数学生仍处于观望状态。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新生利亚·格尔西奥在“光谱新闻”的采访中说道:“高中毕业生们压力都很大,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我们想要做什么。”另一位美国维克森林中学的毕业生安东尼则决定推迟一年入学,而这一切都在今年3月份变得不明朗起来,因为他被长期兼职的健身房解雇了。“我一直在找其他工作,看看是否有空缺岗位,只是现在找工作确实有些艰难。”

创业公司则从中看到了机遇,它们希望能够借此机会争取招募到优秀的学生,因为大公司通常不想承担规定实习项目以外的法律麻烦,而创业公司则在员工招聘方面有着更大的灵活性。一些公司正在组织线上招聘会,为延迟入学的新生提供远程实习的机会。风险投资公司Contrary Capital表示,如果参与实习的五组学生团队在间隔年期间能够成功建立起一个公司,它将为成员们提供10万美元的资金。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也在努力为初创公司和应聘者牵线日在官网公布了需要招聘秋季实习生的硅谷公司名单。

对那些不想为网课支付高额学费的新生来说,远程实习不但能够提供工作机会,还能让他们从中获取相应报酬,可谓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而站在公司这一方来看,远程实习能够打破地域壁垒,从而为公司提供更广阔的人才储备。而且,对公司来说,最终的回报并不是单纯的劳动力。“在招聘员工的时候,你其实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创业公司Elementl计划在今年秋季招收三名选择间隔年的学生,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尼克·施罗克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道,“一个拥有良好关系网的优秀实习生往往可以在未来为公司赢得丰厚的综合回报。”

更愿意尝试招募新人的创业公司往往更有机会吸引到那些原本倾向于去Facebook、 Alphabet这些大公司实习的优秀学生,而它们也希望在间隔年期间发掘到的优秀人才能在未来加入它们。“通常情况下,你总是努力地引起应聘者的注意,而现在,他们也会积极回应你。”应用程序设计服务公司Bubble的CEO伊曼纽尔·斯特拉斯诺夫在采访中表示,“与常规招聘相比,这更像是日日夜夜不停歇的工作。”

不同的公司也有着不同的间隔年学生招聘方式,外卖服务公司Postmates正在考虑延长其机器人外卖团队暑期实习生的任期,以便让那些想延迟入学的年轻人也能继续工作。而网络安全初创公司Lumos则会在学年中为不同项目的四位全职“助手”提供8万美元的奖金。

间隔年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不过我们现在所熟悉的间隔年已经和最开始的间隔年含义大不相同了。

二战过后,各国政府希望提高全球共识,避免新的世界大战的发生,而间隔年最初就是为了促进国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而出现的。上世纪60年代是西方社会大变革的年代,也是间隔年兴起的年代。在经济和政治动荡的大背景下,“垮掉的一代”演变为更加反主流文化、反民族主义的群体——嬉皮士。为了追求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在当时文化包容度更高的印度,成群结队的嬉皮士从西欧出发,穿越欧亚大陆到达印度,再从印度旧都德里一直走到果阿,这群人也成为第一批实际意义上的间隔年践行者。

1967年,尼古拉斯·麦克莱恩-布里斯托尔成立了信托公司Project Trust,并向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派遣了三名志愿者,为协助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该公司认为,把青年志愿者送往该地不仅能让年轻人了解埃塞俄比亚,也有助于他们学会如何在陌生的环境里独立生活,发挥个人潜能。自此之后,间隔年的志愿服务活动逐渐兴起。

进入到20世纪70年代,间隔年也变得越来越流行。但在当时,飞机航班仍然很昂贵,多数年轻人还是会选择乘坐汽车旅行。1973年,居住在伦敦的澳大利亚青年格雷厄姆·特纳购买了一辆双层巴士,把一批又一批的顾客送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特纳接着又创立了Flight Centre和Topdeck旅行公司,这两家公司至今仍在蓬勃发展。同年,英国人托尼·惠勒以及他当时的女友(现在的妻子)莫林也长途跋涉来到亚洲,并写下了一本旅行指南《穷游亚洲》,想要为其他旅行者提供有用的建议和信息,这也成为现今世界最著名的旅游指南出版商《孤独星球》的第一本书。1977年,位于英国的间隔年活动项目公司(现改名为全球纬度志愿公司),开始为想要参与间隔年的学生安排志愿服务地点,如同十年前Project Trust公司所提供的间隔年志愿服务的延续。

1978年,威尔士王子和约翰·巴拉什弗-斯内尔上校启动了“德雷克行动”,这是一次沿着16世纪探险家弗兰西斯·德雷克爵士的足迹环游世界的远征航行。自那以后,间隔年和环球旅行的搭配组合愈加受欢迎。旅游公司、志愿服务公司、旅行指南的相继出现,让学生们选择间隔年的基本条件得以满足,间隔年服务行业的发展也因此如日中天。

进入到八九十年代,“背包客”又成为当时的年代“潮词”。随着需求的增长,飞机航班的价格逐年降低,独立旅行变得更加容易。对那时的英国大学预科生来说,间隔年似乎已经成为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了,还有许多青年人在度过间隔年后,又重新返回自己的故乡创业,其中就包括汤姆·格里菲思。像托尼·惠勒一样,当汤姆从间隔年旅行回来后,他也极其渴望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更多人,但传播渠道的限制让他意识到,在21世纪到来之前,需要有一个新的平台来更新间隔年的信息。因此,在1988年,汤姆和他的商业伙伴彼得·佩德里克共同创建了这也是第一批专门为学生们分享自己间隔年故事的社交网站之一。

如今,间隔年早已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除了旅行和志愿服务之外,学生们在间隔年期间能做的事情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如学习一门新语言,去心仪的公司实习等。

在新冠疫情之前,“GAP YEAR”成为谷歌热搜关键词还是在2016年的5月,即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宣布自己的大女儿玛利亚将会推迟一年进入大学学习之后。

玛利亚毕业于西德维尔友谊中学,在被哈佛大学录取后,她并没有选择立即入学,而是决定用一年的间隔年来过渡。2016年夏季,玛利亚追寻父亲的政治脚步,在美国驻西班牙大使馆进行暑期实习,以此来作为间隔年的开始。紧接着,玛利亚在秋季前往南美洲,探索西语文化的另一面。她参加了在玻利维亚和秘鲁举办的为期三个月的间隔学期项目,这个项目不仅包含着诸如亚马逊露营等户外环节,也让参与者充分意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同时鼓励他们讨论社会变革等深刻议题。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玛利亚又重新把精力投入到工作实习中去。2017年2月,她开始在一家电影制作和发行公司——温斯坦公司实习,这不是玛利亚第一次在娱乐行业工作——2015年夏天,她就曾在HBO新剧《都市女孩》里实习过。

玛利亚并不是唯一一位选择间隔年的名人后代,英国皇室威廉王子在完成A-Level考试(英国高考)后,也决定用一年时间来休息调整,为进入大学做准备。

这位18岁的年轻探险家先去了一趟中美洲的伯利兹丛林接受英国皇家陆军训练,和威尔士卫兵一起吃军队口粮,睡吊床。后来,他又去往智利,在那里他花了三个月时间参与“雷励国际”公益组织主办的志愿项目。威廉王子积极参与当地的扶贫志愿活动,帮助当地人建造和装饰房屋、操场,修建山区步道,并教孩子们英语。皇室传记作家凯蒂·尼克尔在他的著作《凯特:未来的女王》中提到:“威廉王子处理得很好,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对待所有事情的态度是多么的寻常。他说他希望和其他人的待遇相同,事实也的确如此:当你看到他打扫厕所时,不是因为摄像头在拍他才这样做,而是因为他的确打扫了厕所,只是被拍了下来而已。”

等威廉王子完成志愿服务活动回国后,他也在网上放出了一些官方照片以感谢媒体贴心的不打扰,让他能够享受一段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

除了名人后代外,我们熟悉的演员艺人也曾经从间隔年中受益。英剧《神探夏洛克》的主演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在高中时了解到印度大吉岭教授英语的间隔年项目后,非常果断地报名参加了。他在接受BBC采访时说道:“我整整工作了六个月来筹集资金,因为这个项目是自愿的,没有收入。我还在潘海利根香水店工作了将近五个月,也做过类似服务员的工作。”

在教授僧侣英语的过程中,他也学习到了佛教的相关知识。本尼迪克特在接受《狮吼》杂志采访中谈到自己对冥想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于是他在那里参加了一个为期多天的静修活动。他表示,冥想也对自己后来的表演帮助很大。“太不可思议了!当你静止不动、沉思冥想时,你的感官意识就会更加敏感,也更加集中,而静止正是表演的重要组成部分。”

回国后,本尼迪克特决定顺应本心,去曼彻斯特大学学习戏剧,从此走上了属于自己的演艺之路。

间隔年对每一位参与者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它并不一定是成功的必要因素,也不可能是完成梦想的捷径,但是在忙碌的学习工作之余,偶尔放慢脚步,去看看不同的风景,体验不一样的人生,说不定会让你拥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人民网评:开学第一天,祝福中国!课堂响起琅琅书声,球场重现龙腾虎跃,曾经暂时停摆的世界,从此真正生动并灿烂起来。【详细】

王树国:46万导师 如何做好研究生成长成才的引路人导师既是研究生学术道路的指导者,也是价值观塑造的引路人。如何打造一支高水平、高素质的研究生导师队伍?首期“研究生教育发展新图景”系列报道,我们对话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详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